全国服务热线:400-0379-440

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

钦州飞机370千充气式飞机假目标米时速撞击水面救生衣提前充气125名乘客竟活活溺死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11-19 0 次浏览

  飞机370千充气式飞机假目标米时速撞击水面救生衣提前充气125名乘客竟活活溺死埃塞俄比亚航空961号班机(ET961),是埃塞俄比亚航空由亚的斯亚贝巴经内罗毕、布拉柴维尔、拉各斯飞往阿比让的一班定期航班。

  1996年11月23日,航班成功起飞,包括乘客和机员一共175人,961号航班爬升至巡航高度时,三名乘客突然飞快地从后舱闯进驾驶舱,拿着驾驶舱内的灭火器和消防斧头当作武器。

  劫机者先将副驾驶赶出了驾驶席,随后便接管了飞机。驾驶舱内只剩下机长阿巴特一人操控飞机,阿巴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飞机驾驶员,他之前曾遭遇过2次劫机事故,所以面对劫机者,他显得十分淡定。

  而劫机者要求阿巴特将飞机开往澳大利亚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由于飞机面临的驾驶情况更加复杂,所携带的油量需要足以保持正常飞行,以及应对飞行过程中所遇到的突发情况。所以飞机的油量通常是航程油量+备份油量+备降油量+最终储备油量。961号航班要在内罗毕中转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航程原本只需要2个小时,而燃油量可以支撑3个半小时,这个燃油量远不足以到达澳大利亚。

  如果按劫机者的要求飞往澳洲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还没飞到一半燃油就会耗尽充气式飞机假目标。到时候飞机坠落就是机毁人亡,阿巴特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解释给他们充气式飞机假目标。然而阿巴特显然高估了劫机者的智商,3名劫机者认为飞机可以飞到澳大利亚的依据,仅仅是因为看了一本航空杂志说波音767可以飞11个小时。

  机长只好将飞机往科摩罗群岛。过往的经验告诉他那个岛上有一个可以停靠的机场,到时再说服劫机者下去加油。然而因为相持太久(机长一直想要寻找陆地降落,但是劫机者警觉性太高,没有找到机会),燃油消耗太多,还没有坚持到科摩罗群岛,飞机就显示燃油不足充气式飞机假目标。

  不过阿巴特经验丰富,他按照紧急程序标准开启了飞机的辅助动力单元(APU),这可以在发动机失去动力时给飞机提供电力,此时飞机在一具发动机的带动下速度开始变慢,机翼提供的升力亦变小,阿巴特机长必须将飞机下降到较低高度,较浓的空气密度能为机翼提供充足的升力,这是飞机能维持飞行的必要条件。虽然遭遇多重难题,客机依然能飞到科摩罗岛的莫罗尼机场上。

 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,必须要将劫机者制服才有可能专心驾驶飞机,他通过播报系统暗示乘客,然而乘客却无动于衷,无奈的阿巴特只能独自应付这个局面。

  劫机者非常固执,还试图自己挽回飞机不断降落的局面,在这种情况下,飞机仅剩下的发动机也停止了工作,飞机只能依赖冲压式涡轮机(ram air turbine)运转,在这种情况下,飞机将以370千米时速撞击水面。这个时候只能选择迫降在水面。这是一个危险系数非常高的降落方式,尤其是这架飞机是波音767,767客机采用下悬式设计,下挂引擎会在入水的瞬间产生巨大阻力,导致飞机解体。同时如果飞机不平有一端机翼先入水,由于空气密度不到水的0.13%,飞机会因为巨大的阻力直接解体。

  阿巴特开始专心操控飞机,然而这个时候劫机者却开始殴打阿巴特,抢夺飞机的控制权,这个时候阿巴特仍然不忘提醒乘客,穿好救生衣,千万不要提前充气。

  在飞机最后的迫降时刻,埃航961班机以370千米的时速撞击水面。这个时候,副驾驶得以趁着混乱重返驾驶舱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并且与劫机者展开了激烈的搏斗,随后副驾驶帮助机长操作沉重的操作杆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在最后关头,阿巴特仍试图与海浪平行着陆,而不是逆着海浪着陆,以使着陆平稳。

  在与水接触前几秒,飞机被倾斜了大约 10 度,左发动机和翼尖首先触水。发动机起到了铲子的作用,撞上了珊瑚礁,飞机的那一侧迅速减速,导致波音 767 突然向左倾斜。飞机的其余部分随后不均匀地进入水中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导致其解体充气式飞机假目标。

  我们要知道,海水漫入客舱,那乘客因为救生衣充气,就会不断上浮,那么因为客舱上面是有天花板的,那乘客就会卡在水面和天花板之间,这个时候充气式飞机假目标,乘客也没有办法脱掉救生衣,因为入口早已被海水堵住,最终这125名乘客被活活溺死,包括3名劫机者,机长和副驾驶则顺利逃生。

  而其余听从了机长话的乘客,在海上大量漫灌进飞机的时候,就从入口逃出,然后通过用力拉动装置上的两个红色的拉环,给救生衣充气,浮到了海面上,被救援队还有附近的居民救起。这起事故是911灾难之前,全球更大的灾难事故。

  在这起事故中,机长可以说表现非常出色,然而乘客的表现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,如果在次示警的时候,乘客可以及时与劫机者搏斗,或许伤亡就不会这么大。而在海面迫降的时候,乘客再次无视了机长的警告,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。

  最后,机长和机师都获得航空奖项,其中副驾驶到现在还在为埃塞俄比亚航空服务,而机长于2019年1月8日宣布退休。

上一篇: 钦州充气战车反大陆侦查

下一篇: 没有了